返回
首页

2k小说移动版

m.2kxs.la

第四二五章 她对我太好了(求订阅求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楚希声万分惊讶。

他没想到这神阴之力给他带来的好处会这么大。

他的修为,仅仅顷刻间就冲击到了接近五品上巅峰的层次。

如果不是考虑到他先前进阶太快,需要时间沉淀,楚希声现在就可以考虑晋升四品的秘药与秘仪。

修为提升还是次要的,楚希声查知到自己的神魂强度,至少提升了两倍,真元则激增了五成左右。

楚希声若有所悟。

——这是阴阳调和之故,所以更加稳固了?

世人说孤阴不生,独阳不长,果然是有道理的。

元神的巩固与强化,让他尤其惊喜。

这可让楚希声动用更强大,更完整的睚眦刀意。

与此同时,楚希声还察觉自己因功体进阶太快,血脉提升太速而导致的种种后患,都在这一刻平复了下去。

比如神源无相功与九炼极元紫金身两种功体间的融合,比如他血髓深处的那些许紊乱与冲突,又比如他血肉骨骼快速强化导致结构失衡。

当然也包括了他那因修行沉淀不足,未能完全开发导致的经络淤塞。

这些问题依然存在,都是楚希声必须一一解决的。

不过在眼下,它们却都被那神阴之力镇压平复了下来,暂时不足为患。

楚希声的血髓深处,甚至出现了极大冗余,可以让他再容纳一门强大的血脉力量。

不!

这不仅是神阴之力的作用,单纯的神阴之力,是没法做到这一点的。

它们之所以能给楚希声带来这么多好处,是因为它们都来自于问铢衣!

——一位战力近神的强大存在!

楚希声胸中泛起了无穷的喜意。

他心里阴暗的想道,这就是傍上富婆的感觉?

好幸福!

楚希声突然觉得,以后煮饭的时候可以多放一点水,这对自己的胃有好处。

“还请希声收心凝神。”

问铢衣空灵冷冽的语音传了过来:“情况有变,我们还有事情要做,这两颗‘阴阳玉心莲子’,还能让我们各自将一种武道恒定于其上。”

“武道恒定?”

楚希声微觉疑惑:“城主你之前没有与我提过。”

问铢衣在事前就向他交代过所有情况。

她用于代替阴阳神源的两枚玉符,是用两颗莲子祭炼而成。

它们源自于一朵生于混沌时代,天地未分之前的‘阴阳玉心莲’,其作用也不仅仅只是代替阴阳神源。

两枚玉符间有着奇异的虚空联系,可以相互感应,让他们远隔数十万里距离,交换阴阳源力。

与此同时,此物还可以作为坐标,让他们很轻松的跨越虚空,来到对方身边。

具体的距离,随他们的修为功体而定。

问铢衣大概能穿越两三千里。

——至于楚希声,他会被太虚之力碾成尘渣。

然而武道恒定一事,问铢衣却没有对他提及。

“准确的说法,是天规道律。”

问铢衣语中略含歉意:“我之前亦未想到这两颗莲子还有这样的功用。在阴阳交汇之刻,它们内部出现了变化,竟然衍生出些许先天混沌之气,可以随我们心意变化。

你可以将之理解成先天法器,那些先天器物的力量,大多因此而来,而非是依靠符箓篆刻后天生成。可惜的是这点先天混沌之气委实不多,最多只能撑起一门二十重的天规道律。”

楚希声当即了然于心。

他胸中喜意更甚。

没想到这阴阳神源,居然还有这样的好处。

二十重的天规道律已经很强大了。

一般地榜中段的武修,都是这个层次的武道造诣。

似楚希声这样,仅仅五品上的功体境界,就能身拥二十重的睚眦刀意,简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注意了,阴阳之源虽在你我二人的元神之内,实质却是对方所有之物,只能由对方完成天规道律的衍化与恒定。接下来可能会有点冷,如果感觉承受不住,可以对我说。”

就在问铢衣话落时,一股强大的寒力,就在楚希声体内爆发。

楚希声浑身打了个寒颤,只觉整个元神都差点被冻住。

他尝试着调动体内的阳力化解。

然而仅仅三个呼吸,楚希声就放弃了努力。

他一阵龇牙咧嘴:“轻点,麻烦城主轻点,你太用力了。”

“这力度能不能再小一点?”

“我感觉我快不行了。”

足足三十个呼吸之后,问铢衣才算是调整好了力度。

楚希声随后若有所思。

问铢衣给他恒定的是‘寒天’之法,这是她最强大,最完善的天规道律,同阶当中无出其右。

那么自己要恒定什么?

楚希声唯有一门睚眦真意在各种外力的拔升下,达到了二十重。

他的神意刀心内部,还有完整的二十一重睚眦天规。

楚希声却没法控制,没法用它们引导问铢衣元神中的玉符完成蜕变。

此外睚眦真意是多种力量组合而成,这枚小小的玉符是容不下的。

所以必须将之分拆。

楚希声权衡了片刻,最终选择的是‘报应’。

如果将‘报应’从睚眦武意中单独拆分出来,那么这条天规,简直残缺的不堪入目。

不过楚希声相信,问铢衣一定掌握着比他更加强大的镜天之法!

需知冰系法门,也能衍生镜天之道!

楚希声相信,唯有这残缺不全的‘报应’,才有可能帮得上问铢衣。

※※※※

虽说两人的阴阳神源,在第一天就已植入完成,楚希声却还是老老实实的在问铢衣的寝宫里面待了三日。

接下来主要是持续巩固的过程。

二人必须确保他们体内的阴阳循环生生不息,持续运转。

其次就是‘双修’。

当然不可能是真正的男女双修。

他们虽然无法完全修习《神源参同契》,却可借助阴阳神源,使用其中的一些独有法门。

——比如其中的‘神源灵启’。

他们可以通过灵魂交感的方式,给予对方启迪,让对方学习自身的武道。

这与‘天人交感’有那么一点相似。

不同的是‘天人交感’是沟通天地,‘神源灵启’则是男女勾搭。

不过说是双修,其实是问铢衣单方面的馈赠。

问铢衣完全放开了她的灵魂,任由楚希声学习她的‘永恒’之法。

这位极东冰城的永恒,竟也达到了二十七重的高度,接近于神灵,让楚希声咋舌不已。

所以问铢衣的寒封之法才会如此强大,只因那是永恒之封。

因此之故,楚希声在冰玄宫又多呆了一日。

整整四天之后,他才精神抖擞,满面红光的从冰玄宫内走出。

楚希声的神识敏锐,他在走出宫门的瞬间,就已发现周围那些男女行人投过来的异样眼神。

这些人的身份,要么是冰玄宫的宫女与侍卫,要么就是极东冰城的贵族与高官。

楚希声的神意刀心,更感知到冰玄宫附近十里范围,成千上万的敌意与杀念。

楚希声双眼微微一眯,随后就不在意的转过头,笑看问铢衣:“城主大人留步,送到这里就可以了。我稍后直接用遁法离开,与风三他们在城外汇合,不劳城主相送了。”

问铢衣今日又戴上了面甲,让人看不清她的表情。

不过她的语气却略怀遗憾,含着不舍:“希声就非得赶着离去不可?何不再多留数日?”

这十天来,他们都在凝练阴阳神源,她都没能好好招待这位小客人。

“下次吧,我也想多呆一阵,问题是我那铁叔在南面已撑不下去了,已经连续几枚乾坤飞剑催促,我必须尽快南下不可。”

楚希声说到这里语声一转,语中略含调侃:“且我如在这里再待下去,怕是有人都想出手剐了我。”

他其实能理解这些人的想法。

一剑倾城在极东冰城的地位就等如神明,被无数冰城子民尊崇敬仰信奉。

现在却有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想要污染她,接近她,撷取她。

这岂能不引发众怒?

如果不是问铢衣威望隆着,倾城之剑震慑人心,怕是早数天前就有人想要对他动手了。

直接闷棍打晕,再切成碎末丢到海里喂鱼。

还有些人,就不仅仅是因他冒犯了冰城的女神。

而是因某种特殊的缘由心生杀念。

问铢衣当即拧着眉头,往前方扫望了一圈。

她眼神冷冽如刀,使得宫门内外都为之一寂。

那些宫女侍卫,将领文臣都纷纷面色凝肃的低下了头,或是躬身行礼,或是拜伏于地。

“也好。”

问铢衣想到西面的战事愈演愈烈,太师独孤守执掌的大宁主力动向难测。

她估计自己哪怕将楚希声强留下来,恐怕也没法尽心竭力的陪客,也就没再挽留:“那就一言为定,希声你如有闲暇,不妨多来冰城看看。还有你这一路南下,一定要万分小心。”

她随后抬手一招,让旁边两位手托木匣的女官走了过来:“你把这些东西一起带上。”

楚希声见状神色不解:“这是何物?”

他随即就感应到那木匣里面充沛的灵力。

楚希声的眼神有些无奈。

这位姐姐对他实在过于大方,大方到让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个吃软饭的。

他真不能再拿问铢衣的东西了。

“纯阳类的丹药与天材地宝,都是你目前阶段能用得上的,可以帮你增补阳气。”

问铢衣回以一笑:“我知希声你不愿白拿我的东西。不过这些药物,是对你对我都大有好处的事,所以别拒绝。”

她身后的几个女官闻言,面色顿时变得极其古怪。

楚希声却当即了悟。

这些是给他开辟元阳九窍用的。

既然已解决了阴阳失衡之患,那么他开辟元阳九窍的速度,自然是越快越好。积累的神阳源力,越多越好。

这确实是可使双方受益之事,楚希声不再推辞,果断的将之收入自己的乾坤戒中。

他朝着问铢衣拱了拱手,随后就化作了一道金光,飞往了冰城之外。

问铢衣则驻足原地,遥望着楚希声离去的方向。

直到楚希声的气机,彻底消失于她的感应范围,问铢衣这才转身走入宫门。

“传令工部,命他们派人过来改造我的寝殿。殿内的阳炎之力需要强化,至少需增幅七成的威力,还有那些‘大日神镜’,需得在现在的基础上再增加七十面!此事需得从速从快,最好是三日之内办妥。”

问铢衣身后的几位女官脚步顿时一顿。

她们神色仓惶的面面相觑。

增加‘大日神镜’的数量,强化阳炎之力。

她们城主的伤势,是又恶化了么?

需要更强大的阳炎之火,化解神阴之寒?

“放心,我无事,伤势也没有恶化。”

问铢衣察觉到身后几人的异状,她先是微微摇头解释,随后又抬起了螓首,眼神复杂的看向了天空中的太阳:“不过这阳炎之力的强度,确是不够了。”

问铢衣感觉到了体内久违的活力与松快。

那些梗在她体内,像是冰山一样的神阴寒力,此时正在神阳元力的作用下‘活’了过来。

它们中的一部分,就如同八百年前那样,在她意念驾驭下随心所欲的运转,自如调遣,如臂指使。

她现在也能够承受更多的阳炎之力,可以针对性的化解。而不用担心自己的血肉经络,在阳炎之力烧灼之下不堪重负。

问铢衣忖道那个少年,一定是苍天给她的恩赐。

让她在生命即将濒临绝境之际遇到了他。

问铢衣神魂之内的那枚阳源玉符,虽然无法帮助她化解所有的神阴之寒,让她摆脱沉疴,却至少能让她不留遗憾的迎接死亡。

如今这天下,已经没人是她对手。

也包括了李长生——

※※※※

当楚希声遁空飞出极东冰城,发现狂剑风三与小平头,白小昭二兽,都在五里之外悬空等候。

楚希声闪身飞了过去,随后微一抬手,将那‘浴日神舟’释放了出来。

狂剑风三御空踏上神舟甲板后,特意上下打量了楚希声一眼:“坎戊月精,离己日光,阳秉阴受,日月为易,看来主上这次冰城之行收获匪浅。不过主上你要小心——”

他转过头,眸光冰冷的看向了身后的冰城:“这几日,我感应到有些人,一都在窥伺我等。这城中有人对你暗怀杀意,应是不愿见主上与城主殿下过于亲近。”

“我知道。”

楚希声哑然失笑,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你忘了我学的是什么?”

风三微一颔首。

楚希声修的是睚眦刀,对敌意最敏感不过。

既然楚希声有了防备,他也就放心下来,径自走到了神舟的甲板尾端盘膝而坐,存神入定。

楚希声望见此景。

不由眉头一皱。

他发现此刻的狂剑风三,完全没有初见时的张狂肆意,显得心事重重。

这位师伯是察觉到什么了吗?

问题是他们南下以来,楚希声一直都在用‘近墨者黑神通卡(三品)'。

他每天都会用上三到五张,把武库里面刷新到的近墨者黑神通卡,用在风三身上。

总体加起来,已经有四十二张了,高达四十二万的血元点。

还有外法神童的三品术法‘欺心诳神’,也一直没有断过。

就只有这四天,他与问铢衣凝炼阴阳神源,暂时停了下来。

楚希声不由暗暗摇头,心想自己还是小觑了一品高手的能为,这真是一天都停不下来。

看来稍后得尽快找个无人的所在,继续对风三使用近墨者黑神通卡。

他随后就架起了浴日神舟,像是金色光箭般穿向了远方的云空。

东州那边的局面,确实已维持不下去了。

铁笑生已经动用了两枚最顶级的乾坤飞剑。

那是最紧急的通信手段,只需楚希声在神州范围,那么无论天南地北,都可寻到他的方位。

楚希声心内暗生狐疑。

糜家庄堡生变。铁浮屠再现人世,狂叔可能还活着,或是化作了怨灵煞尸?

这有可能么?

不过无论如何,他必须赶在今日日落之前,赶至东州不可。

就在楚希声全力驾舟的时候。

狂剑风三正在舟尾处,面色凝然的看着那口悬浮于他身前的佩剑——神心万仞!

风三的眸内闪动着疑惑之色。

最近他越来越感觉自己的身上有许多古怪之处。

他的许多记忆是非常模湖的,记忆里的人与事都似是而非。

每当风三想要深究其中的究竟,就会头疼异常,感觉到一股极其强大的力量在阻扰着他。

所以最近几天,风三每次开始修行‘混元无相功’,都会先体察自身。

首先自己是谁?

自己是狂剑风三!

这一点应该是没有疑问的。

记得十几天前的时候,他听到‘风三’二字时,总会有些许恍忽,有霎那的迷湖与陌生感。

不过最近几日,他却感觉到风三这个名字对他很重要,发自心里的认可。

那么自己又为何会在这里?想要做什么?

风三心想我是无极刀君的道侍,之所以为刀君效力,是因其天赋高绝,前程可期。

未来这位刀君,必能超越血睚刀君,成为中土与神州亿万里方圆土地,兆亿生灵中最强者。

他将是接下来的一千年中,昆仑山人族的唯一希望——

风三想到自己的主君,唇角旁不由溢出了一抹欣慰的笑。

一开始可能是因楚希声的气质形象都与风三想象的不同,所以他心里不是很认可,甚至是心生抗拒。

这位‘无极刀君’的容貌过于俊秀,性格也太过温和,与他想象的强势霸道,杀伐果决之主不一样,让他的期待落空。

接触久了之后,风三就意识到自家这位主上不但天资高绝,且内怀锦绣,无论才智心性都是上佳之选。

风三思及此处,他身前的‘神心万仞剑’也发出了一阵轻颤。似在响应共鸣,认可他的想法。

狂剑风三哑然失笑,抬起手轻抚起了剑身。

他现在愿意为主上做任何事,也有无穷的信心,为主上斩灭一切敌人!破除所有障碍!

风三的神色却又渐渐凝重,目光锋锐如刀,透出无限杀机。

这些都没问题,那么又是谁,封印了他的记忆?目的又是为了什么?

这个人,好大的狗胆!

也就在此时,风三听到船头处传来楚希声的声音。

“风先生小心,我们有麻烦了!”

狂剑风三当即收起了所有思绪,一面抓住了神心万仞剑聚势戒备,一面以神念遥感四方。

他毫不怀疑楚希声的话。

天下间只有寥寥数人知道,这位无极刀君已经修成了‘神意刀心’。

血睚刀君创成的‘神意触死刀’,已在时隔八百载之后再现人世!

此时的楚希声也颇觉惊讶,他没想到自己才从极东冰城离开不到两刻时间就遭遇伏击。

浴日神舟的速度极快,一天可以飞行十余万里。

问题是这短短两刻,还不足以让浴日神舟加速到极致,此时距离极东冰城,只有不到三千里之遥。

还有这些人,是怎么预判他方位的?

他为防被人跟踪埋伏,沿途中都是尽量采用曲线,大幅度的迂回,随心变化。

不过现在想这些无济于事。

楚希声全力以赴的催发神舟,在原本的基础上再次加速,准备从这埋伏圈内强行闯过。

只是下一瞬,虚空中就传来声音。

“回天返日,给我回来!”

就在浴日神舟化成的金光,即将穿梭出那十几道强横气机的包围圈之际,楚希声发现周围的一切都在迅速回朔。

他驾驭的浴日神舟不断倒退,回归到了原来的位置。

这竟是三十六天罡法之一——回风返火!

它可以让刮过来的风倒卷回去,可以让燃烧的火焰缩回原来,这是时序类的无上伟力,可以使得事物的发展倒退逆返。

也就在这一瞬,那十几个强横气息都御空飞至在他周围三十里内,行成了合围之势。

楚希声的童孔一阵收缩。

仅是这一眼,他就已经认出了其中三人。

——地榜一百二十一位,‘千手人屠’李东阳。

——地榜三百五十二位,‘铁锁横江’王满。

——地榜三百七十一位,‘凶神恶煞’聂云山。

楚希声发现其余几人的面相也有点熟悉,很可能是以前的地榜成员,只是一时间未能想到他们的姓名身份。

这些人现身之后,都没有与他废话之意,都是第一时间以神念锁定楚希声,直接全力出手。

那一道道强横浩大的武意,顷刻间冲击碾压而至,

“死!”

楚希声却没有半点慌张之意。

对于眼前的这一幕,他早有过预想。

楚希声心里,甚至对这些人生出了几分怜悯。

他毫不犹豫的燃烧起了自己元神,动用起了盘古神封,将自己与小平头一切自封入盘古加护的‘永恒之壁’。

白小昭不用他管,黎山老母赐予她的岁月之力,足以让她短暂保身。

至于风三,就更不用楚希声担心。

也就在楚希声自封的同时,他打开了神契天碑残片的的光幕,用灵石发出了几个字。

“遇袭,救命!”

与此同时,远在无相神山‘道一殿’内的楚芸芸,略含杀意的睁开了眼。

她看向了上首处的李长生:“果如兄长所料,他在途中遇袭。”

李长生白胖的脸上浮起了笑意,他抬手一招,将一口紫气盘绕的长剑拿在手中。

“不得不承认他的看法有道理,这世间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之理。”

与其日日神经警惕的防着,倒不如主动出击。

而此时在他脚下,一座庞大的空间法阵正在运转。

同一时间,在极东冰城,正准备处置积压公务的问铢衣,也眉梢一挑。

她握住了腰间的太初冰轮,满眼都是凛冽冰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茅山捉鬼人仙帝归来都市超级医圣狼与兄弟超级女婿战神狂飙逍遥兵王都市极品医神修罗天帝神魂至尊
相邻小说
武当扫地道童,开局觉醒满级悟性满级悟性:思过崖面壁八十年我的夫人竟是魔教教主遮天之重瞳诸天医手遮天:九王弃妃不好惹超脑生物芯片高技天下材料帝国诸天从种田习武开始蚀骨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