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2k小说移动版

m.2kxs.la

第181章 虚空生电!诡异不测!(求订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面对徐苍似笑非笑,似认真又似玩笑的话语,空气中弥漫着片刻的僵硬。最终,Leo抖动着嘴唇,挤出一丝难看的笑容:“徐先生,你真是会开玩笑啊。”

“你肯定没有查天气吧,航路天气可是不太好,万一出什么事,我可不是要救你吗?”徐苍笑道:“你觉得我说的有道理吗?”

Leo一怔,旋即松了一大口气,脸上马上洋溢起灿烂的笑容:“那真的要出事,还真是要劳烦徐先生出手了。”

就在刚才徐苍说的开场白时,Leo没来由地还是心里稍稍紧张了一些。毕竟在Leo看来,徐苍这人还是不能等闲视之的。结果从徐苍后续的话语和表情来看,好像是自己紧张过度了。或许,这就是徐苍比较独特的打招呼的方式。

Leo说完,看了下徐苍身边临近的座位的座位号,接着回头跟乘务长询问能否将座位调到徐苍身边。

747头等舱的通道很宽敞,Leo停着并不影响后续人员穿行,而且,不像是737舱内只有一个通道,747是双通道的,大不了走另一条通道也可以。所以,后续人员倒是没人抱怨Leo的行为。

只是Leo这么一回头,恰好是看见了跟在自己身后不远的宋新阳。Leo愣了一下,随即露出一丝绅士的笑容,还跟宋新阳打了招呼:“宋先生,没想到在这里遇上!”

整个欧洲的交流很密切,空客公司与罗罗公司之间自然也是走动频繁,宋新阳的级别不低,Leo能认识也不是什么怪事。

面对空客的首席财务官,宋新阳自认在地位上还是要低一些的,姿态放得很低:“Leo先生,真的是巧啊,您是回家吗?”

空客总部可不是在英国,Leo要是办公,那应该是去图卢兹,可不是去希斯罗。而宋新阳却是知道Leo的老家就在伦敦郊区。

“没错,最近处理了一件很棘手的事情,回家休息一段时间。”Leo点点头。

宋新阳大约知道Leo说的是哪件事,只是奉承道:“Leo先生,辛苦了。”

“不辛苦!”Leo笑了起来,目光逐渐深远:“不过,我感觉宋先生最近也是忙得很吧?”

宋新阳脸色很是不好看,协和号飞机的空难对罗罗公司的伤害可是不小,再加上与通用及普惠的竞争中罗罗本来就处于下风,这要是再不想办法,恐怕得要被挤出航发三巨头的行列了。

面对Leo略带调侃的话语,宋新阳不但不恼,反倒显得有些急切,一步上前:“Leo先生,方便的话,能聊一聊A380的事情吗?”

Leo可是空客公司真正的高层,要是能说服他,将会对罗罗有着巨大的作用。当然,从理智上来说,宋新阳不觉得就能靠着自己一张嘴就说动Leo。但是,这么好的机会,浪费了着实可惜了。

然而,Leo连连摇头:“现在是我的休假时间,我在休假的时候不谈公务,而且,现在我的朋友在,恐怕也没时间跟宋先生谈这么严肃的事情。”

“朋友?”宋新阳往前走了几步,很快就瞧见了Leo所说的朋友是谁,待到他看清是谁,不免惊呼起来:“徐苍?”

Leo很是奇怪地看看徐苍和宋新阳,略是惊讶于两人竟然是相识的。

徐苍眼皮抬了抬:“杨天呢?”

“他经济舱,一会儿登机。”宋新阳很是狐疑,警惕起来:“你去伦敦有事?”

徐苍笑了起来,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如果我说去罗罗总部参观一下,方便不?”

宋新阳一怔:“你要是真想去,有何不可?”

Leo那可是人精,光是听徐苍跟宋新阳之间的对话,马上就有所猜测了:“看起来徐先生是忙得很啊。”

说着,朝着乘务长打了个响指,用英文说了一句:“方便的话,帮我跟这个先生将作为调换一下。”

乘务长估计是知道Leo的身份,马上应了,去查询徐苍身边座位的信息了。幸运的是,经过一番确认,徐苍左右的座位都没有人,于是Leo和宋新阳两人分别挪到了徐苍左右。

虽说徐苍这次飞行是带有一定目的性的,他也需要在关键时刻得到Leo或者宋新阳的帮忙。毕竟,如果这架飞机的机组死心眼,发生问题的时候就是不让自己进驾驶舱,那还是比较麻烦的。

有Leo或者宋新阳这两个有头有脸的人出面,到时候自己介入就相当容易了。可是,徐苍不喜欢Leo和宋新阳就坐在自己左右,跟左右护法似的,这会让徐苍不太舒适。

不过,等Leo安排下来了,徐苍也不好意思请人家离开了,只能默认这种情况的出现了。

一想到未来十几个小时要这么坐着,徐苍就感觉自己腰已经开始疼了。

......

此刻,在洱海基地的院子里,国大航空战略部的易风竟然出现于此了。

此前由于徐苍需要准备处理不列颠大空难的事情,同时在提交组建航司的材料时发生了一些小问题,耽误了时间,于是徐苍将租借二十架ARJ21的事情给往后拖了。

秦心是相当听徐苍的话的,徐苍说等他回来再谈,秦心便是取消了去汉京的计划。结果,易风在汉京那边等不及了。

那二十架ARJ21多在国大航空一天,那就要多损失一天的钱,易风如何能受得了?于是,秦心不去汉京,易风倒是从汉京特意跑来洱海一趟了。

易风从小都是养尊处优的,过来洱海这一路颠簸对易风来说当真是煎熬无比。结果到了洱海基地的时候,秦心已经在计划第二天去剑川空管局了,但凡易风再迟上一晚,那就要白跑一趟了。

国大航空的高管过来,秦心自然是要热情款待的。原本秦心是打算将易风送到市区住宿的,结果易风心急得厉害,在基地随便吃了些就开始跟秦心谈出借ARJ21的事宜。

在院子里,秦心跟易风坐在院子中央的花坛边沿,秦心开门见山:“徐苍不在这里,我们今天谈顶多就是个意向方面的决定,所有的事情都需要等徐苍回来之后再做决定。”

“我知道,徐苍那小子去忙什么了?”

“他现在估计在去英国的航班上。”

易风皱眉道:“他去英国,去那儿干什么?”

“我不知道啊,他不说,那我也不问。”秦心言归正传:“易总,你特地过来跑一趟,是在国大内部也有共识了?”

“没错!只要你们愿意租借我们的ARJ21机队,我们可以给出百分之十的优惠,同时在前期给予培训方面的帮助,包括理论教员和模拟机。”易风这人倒是痛快,直接就将话给挑明了说了。

说实话,国大航空这种条件算是相当有诚意了。由此可见,ARJ21机队在此时国大航空的航线结构中是何等的一个尴尬的存在。此前因为在政治上的考量,购进了一批ARJ21,现在完全就成了赔钱货。

“百分之十的优惠。”秦心听得已经是动心不已了:“我听说你们那边有二十架ARJ21?你们的意思是全部租出去?”

易风急道:“那当然了,肯定是全租出去,还留着干什么?”

“二十架ARJ21啊。”秦心将尾音拖得长长的,勾得易风心里痒痒的:“易总,我听得出来你们很有诚意。可是,一口气租借二十架ARJ21,我们没这么多钱啊。”

易风直接给听愣住了:“什么意思,没钱?那徐苍信誓旦旦地跟我谈合作?”

“易总,我们真的不是跟你开玩笑。我们租的木华航空的那架737的租金都还欠着呢!最近一段时间,我们引进了不少飞行员,支出有些大了。而且,之前剑川机场那边出了一点儿飞行上的事故,导致资金现在比较紧张。”

“你是说升降舵感觉定中装置有问题的那次?”易风还是知道9951N航班事故的。毕竟此后波音公司向每个航空公司提供了一个自查软件,用以检查升降舵感觉定中装置是否存在软件上的问题。

秦心点点头:“波音那边倒是同意赔偿了,但是钱还没有到位。后续,我们还要跟蓝天航空就此前的湿租协议进行一些沟通,所以在资金上一时半会不太能够捋清楚。”

“不是,那你们是什么意思?”易风揉着太阳穴:“你们该不会想要我们白送吧?”

“怎么会呢?”秦心低下头,将表情隐没在了黑暗之中,只是小声说道:“我的想法是,二十架的ARJ21对我们来说的确太多了,即便仅仅是租金,我们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也难以承受,所以能不能少些租着,比如先给五架?”

“五架?”易风瞬间就不高兴了:“那我们剩下的十五架怎么说?要不就是全要了,要不都不要,哪有只要五架的,飞机还搁着零售呢?”

国大航空的意思很简单,单要五架的意义近乎没有。可这五架一给,本来就存在感薄弱的ARJ21机队不是更加边缘化了?这种不上不下,不左不右的感觉是易风接受不了的。

要不就全租借了,要不这生意就不做了。

秦心一下子就露出了为难的神色。没办法,一口气吃下二十架ARJ21足以将整个洱海基地给撑死了。二十架飞机啊,这已经是一个中等航空公司的机队规模了。

看到秦心不说话了,易风心底里也是急得很。他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愿意接ARJ21盘的人,可是不愿意就此放弃啊。

于是,易风这边想了一下,试探性地问道:“徐苍是打算怎么用这批ARJ21的?”

这些倒不是什么商业机密,秦心直接给易风挑明了:“徐苍想要用ARJ21飞省内航线。”

“省内航线?ARJ21的确适合飞短途的支线航班。可是,这个真的能赚钱吗?我们也尝试过让ARJ21飞短途的航线,可是并不能说赚钱,只是说少亏一点。”

“再详细的我就不方便透露了。”秦心说道:“不过,徐苍对ARJ21运行省内航线的前景很看好。我们真的很有诚意想要你们的二十架ARJ21,奈何囊中羞涩。当然了,这生意要做不出,徐苍在汉京对模拟机造成的损失,我们会给予赔偿的。但是,就赔偿金额来说,我们觉得数额有些大了。我们希望派人过去核实一下。”

徐苍在汉京把模拟机给烧了的事情,秦心是听说了。虽说怎么看都有些离谱,可秦心不打算把这事儿给赖了。只是,对于将全部模拟机的损失套在徐苍身上,秦心是觉得有失偏颇的,就算要赔偿,那得也要分清楚徐苍到底该承担多少责任。

秦心这么说,那就已经是做好交易断绝的准备,毕竟易风不追究徐苍烧毁模拟机的责任的前提是促成ARJ21的租借。现在买卖估摸着是做不出了,赔偿责任自然也就免不了了。

一听秦心这么说,易风立马会意了,心底里有点儿小慌,但是在表情上还是不动声色:“那你要是不要我们那二十架ARJ21了,后续省内航线怎么飞?”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仿佛是知道易风会这么说,秦心笑道:“听说木华航空还有十架ARJ21,我们可以找木华航空寻求合作。”

“木华航空?你刚才不是说还有一架木华航空租借的飞机租金没有结清吗?他们能愿意再将飞机租给你们?”

“我们是没什么钱,但是我们木华航空的把柄啊!”秦心笑道。

易风被秦心都给说懵了:“你这话什么意思?”

秦心突然朝着对面行政楼喊了一声:“玲珑!”

这声音刚落下来,只见从行政楼一楼的一个房间里走出来一个俏生生的身影,正是司玲珑。

司玲珑带着轻笑走到易风跟前,怯生生地喊了一声:“风哥。”

“玲......玲珑,你怎么在这里?”易风无比恐怖地望着秦心:“什么意思,你们把木华航空司老爷子的孙女给拐来了?”

好家伙,那真是把木华航空的把柄狠狠地给攥在手里了。

......

时间往后拨去一个多小时,此刻在英航1009号航班的驾驶舱里,机长和副驾驶正在用英文漫无目的地聊着天,此刻坐在后面的第二机长打了个哈欠,拍了下在座的责任机长的肩膀:“我先上去睡觉了,三个小时后,我来接班。”

像这种超长程的国际飞行肯定不可能是两个人飞的,这次是配了两个机长和一个副驾驶,这三个人是轮流操纵的,以便在所有时间内在座的两人都能保持旺盛的精力。

讲道理,英航这次的机组配置的实力其实是比较抠门的。要是充裕些,估摸着是直接派出两套完整的飞行机组的,也就是连带着副驾驶也是派两个。

像这种三人制的双机长机组配置,说是轮流休息,可实际上副驾驶肯定是要工作的时间更长,而机长能得到的休息更多。

747在机头部分是存在二层结构的,大多数时候,飞行机组的休息室就安排在二层的空间里,是有一个不大的床的,这样才算是一个合格的休息区。

责任机长挥挥手:“去吧!”

第二机长出去后,在座的两人继续聊天。飞行员基本都是这样,聊天不一定是真的有这么多话可以聊,而是为了打发无聊的时间。因为人一旦开始无聊了,又不能动动,马上就开始犯困了。

尤其是在很多飞行员耳中,发动机的运转的声音就跟催眠曲似的,没个事情让自己始终保持清醒,困意很快就会袭扰上来。

聊着聊着,副驾驶往外面瞥了一眼,突然感觉到有一丝异常,他停止了说话,看了看自己的导航DU,又是看看了气象雷达的面板,确认自己这边气象雷达是开着的,便是露出一丝疑惑之色。

机长发现副驾驶有些异样,倒是也没什么特别的反应,随口问了一句:“怎么了?”

“机长,你看外面是不是进云了?”副驾驶指着风挡外。

“嗯?”机长一下子坐直了身子,视线转移到风挡之外,立时发现刚才还能看到皎洁的月光和满天的繁星,可现在风挡之外漆黑一片,当真是一点儿星星月亮都瞧不见了:“好像是进云了。”

一般来说,在夜航时看不到天上的星空那就是进云了,算是常识了,副驾驶有这等疑问也是常有之事。

机长又是从侧窗方向往后面看,他甚至都看不见机翼上的航行灯了,不禁感叹:“云这么厚?”

就是从机头到机翼翼尖这点儿距离的目视条件都这么差了,这云层得浓厚成什么样子?

“积雨云?不像啊!”机长的手抹在了气象雷达的面板上,指尖感受到了气象加颠簸方式的按钮已经按下去了,这说明自己这边的气象雷达已经开启了。

不仅仅是在机长这边,在副驾驶那边的导航DU页面上也没有任何恶劣天气的显示。机长眯着眼看了眼副驾驶那一次的距离圈,但是由于驾驶舱灯光都关了,副驾驶的仪表显示亮度调得比较暗,他一时还没有看清楚:“你距离圈调得多少?”

“四十海里!”副驾驶很快回答道。

“四十海里。”机长哦了一声,他这边也调了四十海里的距离圈。于是,机长很快便是将自己这边重新设置为八十海里,稍等了一会儿,等气象雷达反应一会儿,以便将八十海里范围内的气象状况呈现出来。

然而,等待了五六秒后,完整的八十海里气象图像呈现在了机长的面前。只有在飞机十点钟方向,差不多六十海里的地方存在着一片极其微弱的回波区域。不过,那地方跟此刻飞机所在的位置好像是八竿子都打不着的。

机长的眉头一下子就皱起来了,于是将距离圈扩大到了一百六十海里,三百二十海里,可探查下来的结果都是没有明显的可以认作是威胁的天气。

“WTF!”机长又是往外看了看,映入他眼帘的是犹如能将一切吞噬的无尽的黑暗,这明显不是天空无星无月的表现,而是飞机的确是进入了云层之中才有的现象。可是,如此浓厚的云层在飞机的气象雷达上一点儿反应都没有也是奇怪得很了。

副驾驶这时候猜测道:“是不是水汽不足的云层?”

气象雷达的工作原理作用下只能分辨出含有水汽的恶劣天气,如果水汽不足,即便是飞机进云,在气象雷达上都不会有表现的。

机长当然是懂这个原理,只是这云厚到让他都无法目视机翼翼尖的航行灯,这种程度的积云怎么看也不是那种水汽不足的样子啊。

“气象雷达有保留吗?”机长将座椅往后拉了一下,便是回身去拿这架飞机的机务本,看看在气象雷达上有没有保留或者维修记录。

“不会吧,我们是夜航。这要是气象雷达不能用,飞机都不允许放行的。再说,这么大的问题,公司签派也不会不提醒我们的。”

在法规中,对于仪表飞行的夜航,要是不具备气象雷达,那是属于不可接受的项目,放行都不会放行的。

机长也懂这个道理,可架不住万一机务和公司签派都昏了头了呢?只要是人办的事情,那就存在失误的可能,不管是多么离谱的错误。

所以,机长没有打消检查机务本的念头,而是继续拿过来,开始查阅。不仅仅看今天的,甚至还在往前翻,看看以往的记录。

因为有些飞机的故障是有先兆的。比如如果前面气象雷达有过故障记录,虽说后面修好了,但是可能存在复发的可能性,这样就比较好确认故障原因了。

在翻找机务记录的时候,机长头也不抬,问了副驾驶一句:“现在外界温度多少?”

副驾驶从CDU里调出来外界温度的显示,回道:“零下四十二度。那还开防冰吗?”

零下四十二度,这已经冷到不算是结冰条件了,至少是在平飞的时候是的,如果下降就要考虑接通防冰了。

机长这下终于是抬了头,往外面看了一眼,外面依旧是伸手不见五指,脸上尽是忧色,啧了下嘴:“开了吧!”

“哦!”副驾驶倒也是无所谓,顺手打开了发动机防冰,并没有动机翼防冰。

约莫过了五分钟,机长直接将一本机务本给看完了,用力一合,将之丢回了后座之上,将座椅椅背往后一调,叹了一口气,整个人伸了个懒腰:“哎呀,上面没有记录啊。”

“机长,应该就是普通的浓积云吧?”副驾驶说道:“航路上也没有危险天气的预报,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吧?”

气象雷达没问题,天气报文没问题,现在飞机飞得也相当平稳,那应该也是没问题的。

机长嗯了一声,双手背在脑后,偏过头说了一句:“你跟管制确认一下,我们这边有没有机组反应过危险天气或者申请过绕飞的。”

“有这个必要吗?”副驾驶心里琢磨着。现在飞机看上去是在云中,但是飞得四平八稳的,完全不像是身处恶劣天气的样子,这气象雷达也看了,机务本也看了,还得跟管制确认?

不过,虽然副驾驶觉得没必要,但是还是依从了机长的指令,在无线电频率里呼叫了起来:“雅加达,英航1009?”

“英航1009,雅加达,请讲!”

“我们现在所在位置此前有没有飞机报告过有恶劣天气或者申请绕飞的?”副驾驶问道:“你们在雷达上能看到我们这边存在危险天气吗?”

雅加达管制很快就回复道:“英航1009,我们雷达上没有危险天气的显示。你们这条航线的前一架飞机是在一个半小时前,并未报告有恶劣天气或者绕飞申请。”

机长咂咂嘴,手挥了下,示意副驾驶可以了。

“收到,谢谢!”

雅加达的管制还挺热心:“英航1009,请问是否需要帮助?”

“暂时不需要。”

结束了与管制的通话,副驾驶笑道:“机长,应该就是单纯的浓积云,没什么问题的。”

“嗯!应该是的。”做到了这个地步,机长也是觉得没什么大问题了,于是打了个哈欠:“要不,我眯一下,你看一下飞机?”

副驾驶点头:“机长,我接操纵。”

“交!”机长左右扭了下脖子,松松筋骨,他虽然说是要小憩片刻,但是没有立刻立刻闭上眼睛,而是随意看了下自己和副驾驶那一侧的仪表显示。

突然,机长的目光凝视到了空速表上,他陡然坐直身子,目光在自己这边的空速表以及副驾驶那边的空速表上来回移动。

副驾驶被机长这动作搞得有些不明所以:“机长,怎么了?”

机长来回看了好一会儿:“不对啊,咱们两边的空速不一样?”

“嗯?”副驾驶一愣,也是跟着低头往自己和机长的PFD上看过去。这一对比,立马也看出问题了,自己这边的空速比机长那边大了足足七节。

“差了七节?”副驾驶心里一咯噔:“差这么多?”

只要飞机速度差异超过五节,那就可以被认为是空速不可靠了。不过,此刻PFD上并没有显示出空速或者马赫数不一致的显示。

但是,按照《指示空速不一致或空速不可靠》检查单的进入条件,现在的状况已经是符合要求了。

“机长,要做检查单吗?”这种情况是比较尴尬的,的确是在空速上差了七节,也满足了检查单的进入条件,可是,好像又跟之前做空速不可靠的科目的进入条件不太一样。

机长一时也有些犹豫,不过很快他也是做了决定:“做吧,符合检查单的进入条件,那就做检查单。”

《指示空速不一致或空速不可靠》检查单是有记忆项目的,于是机长直接断开了自动驾驶和自动油门,同时示意副驾驶关闭两侧的指引电门。

按照检查单的内容,在这种情况下,飞机的高度,垂直速度以及EPR指示器可能都不可靠。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找出哪个是正确的数据。

好在,飞机上不仅仅有左右空速表,还有一个备用仪表,后续可以通过与备用仪表的比对,来确定出哪个数据源是对的,哪个是错的。

因为后续涉及到要重新选择大气数据计算机的步骤。

“做检查单吧!”机长凭着记忆设置了一个平飞的推力,后续步骤就不是记忆项目了,需要按着检查单来做。

副驾驶的反应倒是快得很,他立刻拿出来一本厚厚的747的快速检查单,并且看到目录索引快速找到了《指示空速不一致或空速不可靠》检查单的位置。

可是,突然间副驾驶的动作给停住了。

机长听不见副驾驶翻找检查单的动静,偏头看了眼副驾驶,发现副驾驶整个人保持着翻查的动作,整个人跟凋塑似的静止不动。

“怎么了?”机长以为副驾驶找不到相关内容,当即喝道:“在第十章,第一个就是了。”

“不是的,机长!”副驾驶终于是动了,只见他脸上布满了茫然之色,左手捧起那本快速检查单,而右手保持着翻找的动作。

接着,副驾驶缓缓将右手举起,而那检查单上的纸张竟然跟粘黏在了副驾驶右手指尖上一样被直接给带了起来。

望着这如同魔法一般的现象,机长倒吸一口凉气。

副驾驶脸上露出一丝恐惧之色:“机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然而,就在副驾驶的声音落下的须臾,只听见不知从何而来的轻轻的碰撞之声,机长瞬间抬头,只见前方风挡玻璃上直接炸开无数密密麻麻的电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狼与兄弟都市超级医圣逍遥兵王仙帝归来神魂至尊茅山捉鬼人修罗天帝战神狂飙都市极品医神超级女婿
相邻小说
重燃2001内娱传奇:从2000年激变重回2000从芯开始重生2000年代逆流2000创业时代重生1999枪侠北美枪侠警探凡女仙葫娇鸾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