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2k小说移动版

m.2kxs.la

第一百九十七章 琵琶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小孔,一口吃不成胖子,民众对于当街盗抢事件站在深恶痛绝,三粮店的事件发生不久,先抓住这个热点,今天你加下班,明天的社会版面,头版头条交给你了!”

回到京城晚报社后,孟主编把在车上整理的想法告诉了孔记者,提点了一下。

重心先放在已经发生的事件上,群众关心什么,那就代表他们现在想看到什么,既然如此,紧抓时事,相信对于晚报的销量,会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

“好的,孟主编,那驾校的事儿?”

孔记者看了看自己刚才在车上整理的采访记录,有些犹犹豫豫的问道。

“政策对这块目前不明朗,做宣传也得有政治敏感性。他们可以试试水,但能不能大张旗鼓鼓励,这个得向上级部门探探口风!”

孟主编不愧能在京城这个鱼龙混杂的地方上位成报社二把手,对于轧钢厂创办驾校,如果是免费的情况下。

社会主义么,都是一个大家庭,那报社没有顾忌,但是他们轧钢厂的说法是学费,那其中可能会有些许问题,有待商榷,一步一个脚印,报社名声大噪是一个好事,但是也不能因此引火烧自己身。

“明白,明白,老陈,照片回去加快洗出来,我这边需要配合排版!”

孔记者听懂后,对着身后的摄影师陈师傅交代道。

次日清晨。

远处,不知谁家养的大公鸡,来了声清脆的打鸣声。

“小峰呐,今天倒是挺早呐!”

倒痰盂的三大爷,一早看到了李家老大穿的整整齐齐出门,感觉挺稀罕的,赶忙打起了招呼。

“幼,三大爷,您早,我这醒的比较早,熘达熘达!”

李峰点了点头,咧着嘴巴子,揣着手手,出了往东直门大街上晃晃悠悠走了过去。

身后,三大爷看李峰一副喜气洋洋的样子,眼珠子咕噜咕噜转了转。

这大冬天,这李家老大,不猫被窝里,说出来熘达,只感觉事出反常即是妖,暗道莫不是大清早去哪见小姑娘了。

随手把痰盂扔回家里,三大妈还准备喊三大爷烧水,结果,一回头,人却没了。

东直门东大街的报刊亭早已打开了门,上下合拢的窗户也已经撑了起来,下面半扇窗户上,层层叠叠的压着最新的报纸。

李股长把脖子上的围脖围的更严实了一点,总感觉刚才来的路上,路过的行人都在偷偷瞄着自己,不知道是错觉还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师傅,来份京城晚报!”

口中哈出了一口热气,李峰揣着手,缩着脖子,对着报刊亭里,正在忙活的老师傅喊了一声。

没错,装逼如风常伴吾身的李大官人,忍受不了还得到到厂里看关于自己的新闻,这不是特意起了个大早,就为了赶这第一手新闻,吃自己一个大瓜。

“嘿,小伙子,蛮早,今儿可是来对了,前儿三粮店的事儿知道吧,这京城晚报竟然找到开枪的内位爷咯!”

报刊亭内的大爷,一听李峰要的京城晚报,嘿,这下乐了,赶忙把自己才从送报员那里听到了,给显摆出来了,压根不晓得跟前这位,就是三粮店事件的参与者。

“哦~,是么,那不得好好瞧瞧,那天我可是挤都挤不进去!”

拿过大爷递过来的报纸,李峰跟着他的话,捧了起来,不过暗道,咱俩可是差着辈分,您可别喊我爷。

“得嘞,要是不是得看着这破亭子,准儿也一起过去了,你说说年轻人干啥不好,干这下九流,这被人打了靶子,还得拖出来挨批评!”

“一毛!”

“给您儿!”

给完钱,李峰迫不及待的拎住报纸的一角,这么一抖,折叠的报纸瞬间张开。

“《热情主动,想方设法为顾客谋方便:公安街邮电局营业组受到称赞》”

李峰看着封面的文章,一脸问号,拎起报纸,又在封面下面瞅了瞅。

“《尽可能提供一切物资和技术:阿拉伯国家支持阿尔几利亚》”

“这都嘛玩意儿?”

忍不了,忍不了,这京城晚报不是标题党吧,随后往大拇指吐了口吐沫,才翻到了下一页。

这就对了,在第二页的头版上,李峰终于发现了标着粗黑的标题,加上一张大拇指大小的配图。

“扫平一切反D势力:三粮店粮票门事件!”

边走边看的李大官人,瞅到这个标题,眼见着笑容逐渐从脸上消失,右手微微颤动,不排除阿尔茨海默症提前来了的可能。

“我淦哦,什么叫粮票门,光看标题,还以为UC震惊部写的?我大清早起来我容易么我,让我看答辩么!”

气的直跳脚的李峰,咬了咬牙齿,这标题前世粉色新闻都不屑用,这下连内容都不想看了,蛮横的把报纸一折,用力的卷了卷,往胳肢窝那么一插。

另一边的三大爷,带着个毛线织成的头套,猥猥琐琐像一只大鼹鼠似的,跟着李峰的屁股后头,也来到了东直M大街上的报刊亭。

直到看到李大官人喜笑颜开的拿着份报纸回去,三大爷才闪身出来,也到了刚才的报刊亭。

“这李峰,大清早不会就是来买报纸的吧!”

嘴巴里这么滴咕着,三大爷打量起熟悉的报刊亭。

“幼,老阎吗,今儿这么早!”

报刊亭内的大爷以为又来了新的顾客,正抹了抹手,准备接客,定睛一看,得,翻了个白眼。

“哎呀,老曹,年龄大了,早上睡不着,出来转转,今儿有啥大新闻没!”

说着说着,三大爷自来熟的翻起了窗户报摊上摆放的报纸。

“嘿,还能有啥,京城晚报采访了三粮店挺身而出的那个小伙子,您慢点,刚摆放整齐的!”

报刊亭内的大爷,看着阎埠贵白女票也就算了,嫌前边的新闻不过瘾,还想打开看,赶忙拦住。

“还是老价格!”

抱着紫砂壶,给嘴里喂了一口,大爷也不惯着阎埠贵,直接伸出了左手,一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样子。

“唉,老曹呐,京城晚报咱学校也订的,不行我去学校看看!”

阎埠贵讪讪的笑了笑,看老曹一点也不打算通融通融,只得缩回了手,缩着脖子又回去了,一毛钱,那可是自己两顿饭的钱,哪能这么花出去。

“这李峰,感情这是上报纸了,所以大清早起来跑到这!”

阎老西没沾着便宜,心理失落感非常大,右手手背拍着左手手心,知道李峰出了名,这心刺挠的,跟蚂蚁在爬似的。

另一边,前院李家。

“妈,早饭好了没!”

李峰上了趟厕所回来,把蹂躏的皱皱巴巴的京城晚报给扔床上,没看到自己想看的新闻,这上面驾校的事儿一点都没讲,准备留给老妈打鞋样用了吧。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你这孩子,起这么早,上个厕所还乱花钱!”

刘茵看儿子回来,拿起抹布拎住锅耳,把热腾腾的早饭端上了桌子,一边抽着儿子,一边给他盛地瓜粥。

“这不是昨天有记者去咱们厂采访我,结果,写的什么乱七八糟,这作者文笔真差!”

喝了一口地瓜粥,甜滋滋的稀粥,都没抚慰好李峰遭受创伤的心灵,气急败坏的指着床上的报纸。

“啥,我儿子上报纸啦!”

刘茵正给自己盛着早饭,听到李峰这么说,那可没那么饿了,眉毛一扬,放下了手中碗和勺子。

到脸盆前洗了洗手,拿毛巾擦了干净,才小心翼翼的拿起床单上的报纸,看了起来。

“在第二页,最上面!”

虽然嘴巴上嫌弃的不得了,但老妈这么关心,李峰内心还是很诚实的指出报道的具体位置。

“红星轧钢厂优秀青年,退役军人李峰……”

识得一些字的刘茵,磕磕绊绊的小声读了出来,碰到不明白的地方,还让儿子给自己解释,看完报道后,眼睛已经乐的眯成了一条缝。

“这么大的事儿,你昨儿咋不跟我说呢!”

重新捋平被败家儿子弄出褶皱的地方,万分小心的折叠好报纸,刘茵拍了一下儿子的肩膀,抱怨的说道。

这年头,还真没几台电视机,能上报纸,堪比上电视来的效果还大,自己儿子不光能上报纸,还被一顿勐夸,刘茵怎么能不开心。

“他们昨天走的时候都快下班了,我哪知道他们回去,加班加点的就出了,这不是等着真上报纸,再跟你说么”

毫不在意的李峰,没看到自己想看的新闻,有些意兴阑珊的挥了挥手,解释道。

屋内的炉子还在烧着,上面重新跺着的水壶“嘶嘶”的冒着热气,桌上虽然只有一碟腌萝卜,但是吃的还是不亦乐乎。

对门的阎老西,实在忍不住,但也不好意思在别人吃饭的时候上门,只得拿起了一个窝头,直奔学校而去。

吃完饭到了轧钢厂,李股长点了卯,老神在在的推着自行车,又往大门外走去。

“李股长,咋刚来就回去呐!”

门口值班的的瘦猴,看到李峰前来,赶忙打开了一旁的小门,笑嘻嘻的问道。

“这不是昨天给杨厂长他们拍的照片么,急着给他们洗出来!”

一听跟厂长有关,瘦猴脸上的笑容更夸张了。

昨天他也是看到了欢迎队伍里的李峰,也看到了他挂着照相机拍照,听他这么一说,也没怀疑。

“得,公务要紧,既然是厂长的事儿,您慢点儿!”

“好嘞,麻烦你了!”

推车出了门,李峰一个大跨,上了自行车悠哉游哉朝三粮店那边骑了过去,反正今儿是光明正大出公差,下班前能回去,算自己输。

“万岁爷发下了招贤旨意,命皇兄郭子仪到河东,剿灭了那贼子,得胜回朝好不威仪。”

过了上班时间,街道上也没多少人,嘴里哼着戏曲,不时便到了三粮店,此时人也不多,也就孙姨在给一个妇人打着油,看着李峰进门,赶紧喊了躲在办公室内楚恒。

李峰听着孙姨喊人了,也就不慌不忙的打量着三粮店内的陈设,三粮店里的众人也知道这小子是个杀星,有的直接干脆低下了头,偷偷摸摸的看着。

当瞅见楚大官人前脚出来,倪妹子收拾着稍微散乱的头发跟着出来,李峰脸上的笑容再次消失了。

“你小子,这大白天上着班呢!”

李大官人把楚恒拖出了三粮店,义愤填膺的指责起了他。

“昨个你咋没过来?”

楚恒毫无形象的拎了拎有些坠下的裤子,反身一口指责李峰背信弃义,毫无时间观念。

“唉,没办法,京城晚报的孟主编,还有孔记者,非要来厂里采访,你说这么重要的政治任务,我也不可能因私废公吧!”

递过去一支牡丹,两个老烟枪蹲坐在三粮店一旁的台阶上,吧嗒吧嗒抽了起来。

“啥情况,采访你!”

听着李峰臭显摆的话,楚恒吃味了,往旁边挪了挪身子,摆出了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嗨,不就是前天发生的事儿,我其实内心是拒绝的,但他们非要采访,我不接受还不行,你不信你去买份今天的京城晚报,第二页头条新闻!”

李峰一脸苦相,像是吃了好大的亏,无处话凄凉,只得找你诉苦的样子。

“我呸,凭什么,拦住他的是我好不好,咋都没找过我!”

楚恒听完,恨不得掐死面前跟自己装13的我李峰,都已经上报纸了,自己才知道这事儿,太不公了。

“大宝贝代表着话语权,不是老子开内枪,今儿你都埋进去了!”

李峰撇了撇一脸不平的楚恒,戳了戳他的胸口,此时不插上一刀更待何时。

“我呸,我的大宝贝擦的铮亮,你的呢!”

楚恒往地上吐了一口吐沫,再次拎了拎裤子,挺了挺屁股,下巴朝着屋内抬了抬。

“不会吧,不会吧,你们还没结婚呐,兄Dei,你可别在作风上犯错误!”

听到老战友说的话,李峰张大了嘴巴,烟头掉在了地上都不知道。

“琵琶行知道么!”

“知道呐,和这事有关系么?”

李峰搓了搓下巴,眉头挤成了川字。

“轻拢慢捻抹复挑,船上何人夜吹肃(这个字读XIAO)!”

楚大官人出口成章,自豪的挺了挺胸膛,不屑的眼神看着李大官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战神狂飙狼与兄弟超级女婿茅山捉鬼人都市极品医神修罗天帝都市超级医圣逍遥兵王仙帝归来神魂至尊
相邻小说
斗罗之开局签到女神小舞超级丧尸合成系统疯狂进化我大明二皇孙,开局挣下一亿两从津门第一开始诸天从长津湖开始大隋说书人修罗天帝诀诸天从斗罗开始的黄金圣衣无限曙光死亡开端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